二百六十九章 万分难受的夏沫依(1 / 2)

“嗯,现在是回想起来不少了,刚才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什么人,搞了半天原来就是他啊。”

“怎么样?你难道不觉得他和陈宇川有一些相像的么?”

夏夜樱斜着目光瞟了一眼夏沫依:“姐姐,我记得当初好像羽辰小哥哥是你的初恋对象是吧?那现在你觉得他像川的话……”

“嗯?”

“意思就是说你喜欢川?你喜欢他才会把他当成是羽辰小哥哥一样。”

结果这句话刚刚说出来,夏沫依就立马扑到她的身上去捂着嘴巴:“喂,你能不能小声一点点,不知道陈宇川的耳朵是出了名的尖,什么都能听得到吗?”

夏夜樱挣扎了两下,随后点点头小声**:“那姐姐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川,败给他的温柔上面了?”

“切,就断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他,我心中的那个人比他高大一千倍一万倍,我之所以成为明星就是方便快点招到他。”

夏夜樱不肯出声,因为她说的确实没有错,之所以愿意不顾及性格来成为一个明星歌手,就是因为要让羽辰知道,能够找到夏沫依。

“唉,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都有六年没有看到了。”

夏夜樱调侃:“是不是这辈子找不到他你都不会嫁给其他人,让其他人上了啊?”

“这个也不是那么的准确,要是我三十岁还没有找到他的话,那也随便嫁一个吧,把身体给他就可以了,心永远留给羽辰的。”

陈宇川这个时候正在聚精会神地稳固境界,她们说的话一点也没有听到,不然肯定会大吃一惊。

原来这个姐姐曾经也有喜欢的人啊,大新闻大新闻。

“好的,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是为什么觉得羽辰很像川。”

夏沫依就被她的话给问懵逼,站在那里久久不能出声,不知道要怎么来回答她的问题。

“……我只是觉得他有那么小小的温柔,和羽辰身上的气息有点相像而已啦。”

“噗嗤,温柔体贴的话你怎么不说他更加像是寒夜呢?寒夜要体贴一点啊。”

“滚,不要给我提起来那个人渣,现在想起来当初的我是真的傻,居然会为了那样的男人动了下纯情的小心心。”

语毕,两人都是没有再说话,换上睡衣之后就在床上躺的舒舒服服,往着头顶的天花板喃喃自语:“话说回来啊,那个寒夜在这之后有没有找过你呢?”

她摇摇头:“没有吧,在那之后就没有出来见过我了,就连我很出名的时候都没有出来捣乱,没有出来造谣什么的。”

“那应该就是被羽辰给打怕了,再也不敢出来乱惹事了。”

“说不定人家哪一天出来给你乱说,说是你这个大明星曾经还差点被人家给上了,那样才好玩,最主要还是你主动的。”

夏沫依立马从床上蹦起来,拿着枕头狂砸她的脸:“你给我死滚,要是你让陈宇川听到的话我就杀了你这个妹妹。”

“哈哈哈,还说不喜欢川,都这样怕他听到你的过去,害怕他对你感到厌恶嘛?”

其实说真的,夏沫依对于陈宇川还是没有任何的感情,最多把他当做是一个朋友而已,真的不能再多了,再多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要成为抢妹妹男朋友的女生了嘛?

说的大一点,夏沫依就从来没有把陈宇川当过男人看待。因为一旦是男人,那她肯定就不会和陈宇川说这么多的话。

性冷淡嘛,都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