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1 / 2)

妖仙不殊途 芮潼 8679 字 1个月前

第二日一清早,青黛刚刚睁开眼睛,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儿。

她一骨碌从榻上爬了起来,然后鞋子都还没来得及穿好,就已经来到了桌边,饭菜还冒着热气,想必是刚刚做好不久。

她转身穿戴好以后,这才重新回到桌边,开始静静地吃起了那些饭菜。

她真的已经好久都没有吃过沈漫做的饭了。

上一次吃的时候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了,说实话,沈漫的厨艺真的不怎么样,勉强当一个好吃罢了。

她尤其记得沈漫刚刚对厨艺感兴趣的那几年是在水云天上,那时候沈漫还十分的不知天高地厚,什么都敢偷,有一次还偷了湖里刚出的莲藕。

被其他师兄发现了,还被楚玉珩罚中了一年的莲藕。

后来,沈漫实在种不出来以后,还特地去做了楚玉珩求饶,总之过去那些事情现如今回忆起来,还总是历历在目。

可是所有的美好,竟在此时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

她含着泪吃完了那顿饭以后,便一整晌午都郁郁寡欢的。

坐在院子里发呆,这时一只小妖经过,她便招手将她叫了过来问道:“我问你,沈漫现如今在做什么?”

那小妖低笑了一声说道:“还在河边洗衣裳呢!

族里的小妖们为了给您出气,把要洗的,不需要洗的都送过去了。

整整一堆,估计够她洗个三天五天停不下来的了。”

青黛愣了一下,然后又指了指天上的太阳说道:“你去提醒她一下,快要到了晌午了,别耽搁了我的午饭。”

那小妖听了青黛的话,立刻十分爽快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嘞,我这就去说。”

待那个小妖走了以后,青黛这才颇有些烦躁的皱了几下眉头,进了屋子。

晌午的时候,沈漫将饭菜做好了以后,就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了,临走时,还不忘了敲了敲青黛的房门,虽没有发声,可是青黛也知道是沈漫了。

待院子里脚步声远了以后,青黛这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闻着饭香,她心情这才稍微好了一些。

待她走近了以后,这才发觉石桌上竟然还放了一束鲜花,那花像是刚摘的,鲜艳的很。

青黛摸了摸那些花瓣,冷哼一声道:“看来那些衣服也没有把你累着。

既然还有时间去弄这些东西……”

自己说完这些话以后还不忘了用了哼了一声,样子看上去真的是十分的不屑了。

晌午的饭菜明显要比早晨的丰盛很多,而且就是真的不重样。

青黛笑了笑,心想,看她还能坚持多久……

沈漫利用洗衣服的空挡还不忘了把自己昨天夜里给楚玉珩写的书信传了出去,她怕楚玉珩会担心,总得报个平安才行。

晚饭的时候,沈漫已经开始有一些累了,奈何青黛竟然还要吃不远处那座山上的紫参果。

这种果子只有妖族里那座气候独特的山上才有,而且据说那座山上常年瘴气弥漫,就是神仙进入了,待的久了都不行。

沈漫先做好了饭菜,生怕自己会回来晚了,而耽搁了青黛吃饭。

然后这才开始往那座山的方向去,等她气喘吁吁到了山脚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月亮都已经挂了出来。

沈漫一步一步说着看不大清楚的山路往上爬,因为太黑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路过有那种树德的地方。

只凭着感觉在寻找那种果子,也不知道找了多久,直到她自己开始觉得有些不舒服的时候,这才停下来准备歇歇。

她身上带了一些可以暂时挡住这些瘴气入口的树叶,可是时间久了怕是也撑不住,所以她必须得在短时间内找到那种果子才行了。

可是奈何现在实在是太黑了,她根本看不清楚四周围的样貌,怎么可能短时间里就找到那种奇怪的果子。

后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半梦半醒之间,头忽然开始疼的厉害了起来。

直到他彻底的清醒之后,这才发觉自己可能重了障毒。

良久这才见她捂着脑袋准备暂时放弃,待明日白天再来找也行。

可是此时她已经是寸步难行了,头越来越痛,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里忽然闪现了很多对于她而言十分陌生的场面。

然而那些场面也只是一闪而过,她也没看清楚是个什么事情。

直到她觉得她可能真的快要死在这里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子一轻,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人就已经在了山脚下,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好心把她从那种鬼地方带了出来。

就在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旁的一个小孩子说道:“你醒了?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那小孩子就要离开,沈漫被刚才突然出现的声音,也是着实的吓了一跳。

良久这才看到一边的沈漫缓过神来说道:“是你救得我?”

小孩子点了点头说道:“是我飞进去把你抓出来的,我是鸟妖,只有我们可以在黑夜里在那个山里来去自如,你们都不行。

不过……你真的太沉了,下次若是再困在里头了,我就让我姐姐来救你,我再也不去救你了。

救完了你,我都饿了。”

说话间,小孩子竟然还有一些委屈了起来,良久这才听到一旁的沈漫笑着摸了摸那个孩子的脑袋说道:“如此,真是谢谢你了。

嗯……你饿了的话,要不要尝尝姐姐给你做的好吃的?”

小孩子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随即这才说道:“你会做什么?”

沈漫拉着他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做什么你吃什么就好了,千万别学你们那个族长,还挑食,我告诉你哦,挑食可不是一个好孩子的。”

小孩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我不是小孩子了,别看我样子小,但我真的很大了。”

沈漫忍不住笑了起来,而此时山的另外一边,一道黑影看着远去的两个人,静静地立在那里。

一阵风吹过来,吹落了她的轻纱斗笠,青黛理了理额前的碎发,然后便离开了。

沈漫带着那个小孩子来到了厨房里,夜已经深了,厨房里安静的很,沈漫做了一些简单的菜式,又给他弄了一个蛋炒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