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战前(下)(1 / 1)

七皇传奇 庄啾啾 3467 字 2个月前

凌傲这边正没日没夜的给加鲁鲁做着战前训练,而西皇学院这边,在知道了这场决斗的存在之后,也开始做着准备。西皇学院的长老殿代表也就是这一任西皇学院的院长,也就是亚索的舅姥爷——亚当斯。

其实说来这个亚索的身世也很可怜,在这个以武为尊又不时有着战火的世界,每个人的生命,都显得那么的渺小。其实跟兰汐的父母一样,亚索的家族早年间也因为战乱而覆灭,要不是当年亚当斯及时收到消息赶到现场,或许亚索早就也遭遇不测了。但是或许是亚当斯疏于管教亦或者是因为有着这么一个天辰级别的靠山之后,亚索的成长总被各种阿谀奉承所包裹,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他那嚣张跋扈,肆意妄为的性格,和同样身世成长起来的兰汐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就在决斗成立的当天,亚当斯就紧急召集了内部的会议讨论这次的决斗,包括北皇学院,南皇学院和药剂公会的人都没有人认为这会是一场有什么悬念的决斗。大家一致的认为,这只是东皇学院的凌傲等人,为了保存一丝仅有的面子而做出的不得已的选择而已。

但是亚当斯却一直隐隐有着一丝疑虑,按理说如果只是凌傲这个愣头青作出这样的事情,亚当斯会觉得情有可原,但是凌傲的身边明明跟着一个天辰高手,如果按理来说如果为了保存东皇学院,根本没必要趟半兽人这趟浑水,如果是为了面子,到时候决斗输了其实一样没有面子。而且,亚当斯总感觉自从凌傲一行人进城以后,桩桩件件的事情,都像是冲着长老殿来的,让他都不自觉得联想到其实凌傲他们就是玉颜他们那一伙人找来的帮手势力。毕竟他也收到了消息,最早跟他们接触的人就是自由之城的迈恩等人。

将自己的疑虑和盘托出以后,其他三个势力的人,确实也陷入了犹豫。一直以来因为凌傲等人的介入,东皇的情况变得不那么明朗,因为不知道凌傲和他身边的天辰到底属于何方神圣,在八方联盟内部情况还不稳定的时候,他们还是以观望为主,毕竟如果对方不是冲着自己等人来的,对立上的话不是平白无故给自己找麻烦嘛。

但是如果凌傲等人真的是玉颜那边找来的帮手,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如果不是朋友,而且还是敌人,那亚当斯等人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毫无动静。就算不将凌傲他们清除出去,但是总要试探一下对方身后到底站着什么人吧。总不能敌人都上门了,自己等人还不知道来人是谁。因为他们实在不相信有哪个天辰高手会单枪匹马敢介入东皇学院的这件事情,哪怕一开始是因为不了解,那了解之后,肯定不会继续下去的,对方应该很清楚,现在的局势已经不是一个天辰级别的高手介入就可以扭转的,毕竟多少年的传承,加上高手寿命的悠长,天辰,谁家也不知道谁家到底有多少,但肯定不会是明面上的这些的。

所以既然对方依旧坚定地和东皇学院站着一起,那就只能证明说,对方的身后一定有着不寻常的势力在支持着,如果对方真的和玉颜他们走到一起的话,那对于自己等人还真的是大大的不利了。

不过虽然亚当斯等人有点不知道东皇的人在弄什么名堂,但是这次的决斗不管是因为什么,或许对于他们而言刚好是一次试探东皇那几个人的机会。于是亚当斯叫来了亚索,吩咐道:

“亚索,不管你怎么办,我要你在决斗的时候尽情的折磨那个半兽人,但是一时半会儿不要杀了他。我要看看东皇的人到底能不能忍得住。”或许亚当斯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的表情带着却是丝丝的兴奋,这下或许明白为什么亚索会有这个样子的性格了。

就在听完亚当斯的这番话后,亚索果然双眼放光,眼里也尽是兴奋,其实哪怕亚当斯不这么说,亚索也准备这么干的。一个最最低贱的半兽人,居然要让自己低头认错,并且那天还被那么多人看到了自己的窘态,简直就是人生一个抹不去的污点,这种仇怨,岂是一刀宰了那个半兽人可以解气的。

亚索离开之后,以亚当斯为首的四大势力最后还是决定决斗当天会尽量让长老殿全员出席,他们不仅要看看东皇学院在搞什么鬼,他们也想看看另外三个势力的人对东皇到底什么态度。不管怎么样,这次的决斗他们至少要挫挫东皇学院的锐气,让凌傲他们知道一下,东皇这趟水不是那么好蹚的。

回到东皇学院,就在决斗前的最后一天夜里,凌傲从横断山脉接回来了伤痕累累的加鲁鲁和还意犹未尽的白老。看着眼前的加鲁鲁,凌傲可以想象,要不是有自己提供的恢复药剂,或许加鲁鲁已经没有机会站在自己的眼前了吧。只见加鲁鲁虽然身上的伤口都已经愈合,但是一道道愈合的印记,甚至脸上都有着三道还正在愈合的疤痕,就足以证明这几天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训练。

回到东皇的白老,看向加鲁鲁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欣慰,他没想到这个半兽人的意志和耐力会强大到这个地步,多少次他都以为加鲁鲁要坚持不下去了,可是每每最紧要的关头,他就又会爆发出一股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力量和精力。这一刻,白老算是终于真正认可接受了加鲁鲁了。于是,在大家正聚在一起讨论着明天的对策的时候,白老突然走到加鲁鲁面前,从空间袋里拿出了一根棍子,一根黝黑的长棍,上面几乎没有一点花纹,只见白老将长棍递到加鲁鲁身前道:

“这跟长棍名叫裂空,是我一位已故挚友所用的武器,是由一种域外陨石——星星铁打造而成,除了坚硬和沉重以外,没有任何能量上的加成,所以一直我就只是带在身边只是用来缅怀,如今看来却是恰好适合你这特殊的体质,裂空上有三道我那挚友设下的封印,第一道封印我已经帮你解开了,第二,第三道封印需要等你寻到地心之火和深渊幽炎来解开,封印解开之后,就会增加裂空的重量,全盛时期的裂空总重可达十万斤,如今裂空的重量都有两千余斤,是正常武者无法使用的,不过我相信以你的成长,总有一天能够用让他发挥出最大作用,等决斗结束,我再代我挚友传你他的棍法,两者相辅相成,哪怕没有斗气又如何,将来同级之中,也一样难有你一合之将,如此也算是延续了我这位挚友的传承。”

听到这里,凌傲等人也清楚地感受到了白老对加鲁鲁的认可和厚爱。尤其是玉颜,别人不知道,但是她很清楚这裂空对于白老的重要性。白老口中的那位挚友当年就是为了救白老的性命才不幸牺牲的。而且只留下了这根裂空。

慎重的从白老手里接过裂空的加鲁鲁,差点没有拿住这根长棍,想来要不是自己真的实力突飞猛进,可能还真拿不起来这裂空。只见加鲁鲁双手捧着裂空,对着白老单膝下跪道:

“我加鲁鲁对天起誓,此生必不负裂空威名!”经过了这几天的被折磨,从一开始的抵触和觉得莫名其妙,到如今加鲁鲁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于力量及身体各方面的控制力的提升,所以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但是加鲁鲁已经将白老看成了自己的师傅。只是因为自己是半兽人,对于身份的自卑,让他不敢开口,而白老则是因为加鲁鲁是凌傲的人,所以也不敢莽撞的提出让加鲁鲁拜师的事情,但是在两个人的心里,其实早已认定了这一份师徒情分了。

一切准备就绪,就连兰汐他们也在药剂的辅佐下进阶出关了,兰汐和艾薇儿直接跳级从六级晋级到了八级,而福伯本来由于资质所限,今生可能都只能卡在八级,如今却在凌傲药剂的帮助下也跨入了九级的行列,让他激动地一时间老泪纵横的。至于黑袍和冰老头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晋级,但是他们各自也都很满意药剂给他们带来的效果。尤其是黑袍,如果所原来他那副骷髅架子只能经得起五级能量的冲击的话,如今他那副骷髅架子的强度大概也像加鲁鲁一样相当于八级强度了。

不过在所有人都斗志昂扬的时候,唯独玉颜显得有点落寞,因为她是看着凌傲将药剂给到大家,也是震惊的看着所有人突然间就晋级了,玉颜甚是惊叹凌傲药剂的神奇,因为凌傲所有的药剂材料都是从自己这里购买的,虽然有一些比较少见但也谈不善珍贵的药材,大部分的都是些寻常的材料,玉颜甚至找人分析过这些乱七八糟的药材到底能组合出什么样的药剂,不过结果却是让她失望的,看样子这应该是凌傲这独家的配方了。这不由得让凌傲在玉颜的眼里显得更加的神秘了。神秘的来历,神秘的实力,神秘的药剂,单是这个药剂,如果出现在大陆上,绝对会成为比魔晶更加畅销,更加让人疯狂的存在。毕竟魔晶虽然也增强实力,但是那要拿命去换的,而药剂只要有材料就能做,只要有钱就能买,不需要拿命出来换。玉颜不由得想着,是不是在东皇的事情解决之后要找凌傲聊一聊这个药剂的事情,如果自己能够拿到药剂的配方,或者只要拿到代理权,那么自己在商业联盟的地位怕是就会更加稳固了吧。

不过除了震惊以外,玉颜也不由得有点落寞,因为虽然凌傲没有回避自己关于药剂的事情,但是也并没有将这个药剂给自己一份,很显然是还没有将自己当成自己人。不过,想来也是,自己不过是和凌傲合作的关系,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凌傲能够不回避自己,已经是很大的坦诚了,自己或许不应该奢求太多。玉颜自己或许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帮凌傲在找理由了,看样子,凌傲的身影已经开始深深的印在她的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