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白老地托付(2 / 2)

七皇传奇 庄啾啾 3443 字 2个月前

“白老,这可折煞小子我了。白老你也知道,目前来看我这东皇自己的麻烦还没有解决,而且除了这个麻烦以外,我的麻烦其实还不少,所以玉颜在我这可能不一定是真的安全。”凌傲的话不是推脱,除了东皇学院的这摊子事情,艾薇儿这个精灵族的公主的事情肯定还会有着后续,还有黑袍和离若这两个深渊一族,事情肯定也没有黑袍说的那么简单,这么说起来,东皇学院的事情反而好像还是最简单的了。

“凌小友,你太过自谦了。东皇学院的事情目前在你这里我想根本已经算不上什么麻烦了吧。我想说老朽我一生战斗无数,又陪着玉颜在这权势中心尔虞我诈,这么多年来,也算是阅人无数,凌小友你是第一个给我深不可测的感觉的人,所以说至于你说的麻烦,我想你一定可以解决的,在这世上生存,有的时候除了自己强大意外,还是需要很多的朋友的。看得出来小友你是入世未深,以你和你身边的存在,迟早你的身边会环绕着你自己可能都无法想象的力量。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样的家族或者势力能够培养出你这样的人,但是如果说你身边都不安全的话,那么这世上怕是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白老对凌傲的评价之高,可能连凌傲自己都没有想到,虽然还是被误解为自己身后有着什么强大而神秘的势力,但是对于凌傲本人的肯定,却让凌傲一直不太自信的心,得到丝丝欣喜。既然白老的话都已经说成这样了,凌傲也实在不好在推脱什么,反正麻烦多了也就麻木了,于是凌傲说道:

“白老放心,虽然我不能保证能够解决你们商业联盟的事情,但是我一定不会让玉颜姐出事的。”

“有小友这么一句话,老朽也算了了一桩心愿了。”感觉一下子解决了一个心中大石的白老,一时心情大好,拉着凌傲是一杯又一杯的喝了起来。只是两个人可能都没注意到的是,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一张美颜,一双亮眸早已是泣不成声。这个身影正是本来想来找凌傲的玉颜,不小心看到听到了白老对凌傲的嘱托,实在是没有忍住。

一想到这么多年来只有白老一路支持和陪伴着自己,多少次生死边缘的徘徊,多少次惊心动魄的斗争,要是没有白老,自己可能早就死于非命了。如今白老的情况她自然一清二楚,除了感动白老如今还在为自己找后路以外,她也怨恨自己实在没有办法解决白老的毒,况且白老还是因为自己才遭到暗算的。念及此,玉颜更是心痛不已。这么多年来,白老在玉颜的心里,早就是最亲的亲人的存在了。如今自己却只能看着自己的亲人在自己面前渐渐即将离去自己却毫无办法,那种无奈,那种心酸真的让玉颜一时间有点崩溃。

月依旧蓝,夜依旧静,小院里现在还真是对饮成三人了。玉颜怕自己忍不住的动静打扰了凌傲和白老,所以匆匆回了房间。而院里的白老和凌傲,也不知怎么滴,似乎约聊越起劲,越喝也越起劲,直到天蒙蒙亮了。

“凌小友,天亮了。”白老看着远方的鱼肚白,放下了酒杯。

“恩,是啊。咳,没想到一直以来我最怕麻烦,可是麻烦却反而一直找上门来,既然这样,那从今天开始,从东皇学院开始,我要我凌傲所过之处,麻烦避让!”一夜跟白老的畅谈,白老的人生经验和引导,确实让凌傲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

一直以来,因为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外来者,凌傲总没有真真正正的融入到这个世界,所以经常的时候总是遵守着一些这个世界的规则,或者说他总不愿意在太多人面前暴露出自己,因为他害怕被排斥。但是白老的一番话让凌傲深深的触动。因为白老告诉凌傲,这个世界,没有人在乎你来自哪里去往何处,只要你有实力,有能力,所有人只会对你趋之若鹜,而不是排斥。而且如果你站在实力的顶端的时候,那么你就应该去制定规则而不是遵守规则,而你凌傲就有这个制定规则的资格。

看到凌傲的眼里和语气突然充满的锐利和锋芒,白老满意的笑了笑,不由得边点着头边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他看得出来,如今的凌傲可能真的开始蜕变了。一直以来凌傲给他的感觉虽然神秘强大,但是总觉得缺点什么,如今他也知道了,缺的就是年轻人的这股子锋芒和激情。原来总感觉什么事情在凌傲这里都是云淡风轻的样子,现在的凌傲已经不一样了。

不多时,东皇学院的所有人都陆续醒来,今天算是三年以来东皇学院第一次主动地要站到王都所有势力的眼前,兰汐和福伯自然难免激动,因为他们很清楚,有了凌傲的东皇学院,很可能会恢复往日荣光,而今天可能就是那个开始。

至于黑袍和冰老头,两个人早就被凌傲下了死命令,今天现场绝对不会那么简单,所以绝对不允许东皇学院的任何一个人有会任何的意外。至于加鲁鲁,今天,可能将是他改变自己和妹妹一生命运的他,要不是为了调整最好的状态,可能他昨晚根本就不是睡得着觉。

整个东皇学院最悠哉的可能就只有离若和加菲两个小女孩了,毕竟她们都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至于艾薇儿,虽然不担心今天的事情,因为在她看来凌傲在,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精灵族的事情,一直像是块巨石一样压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而哭了一晚上的玉颜,美名其曰怕跟东皇的人一起出发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提前跟白老就先行离开了,其实是怕凌傲看出了自己的异样而已。只是临走的时候,还是不忘多看了凌傲两眼,总感觉若有所思的样子。

最后,大家虽然各有心事,但是一番修整之后,所有人充满斗志的向竞技场走去。